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查看: 50393|回覆: 0

蘇曼殊對拜倫詩歌的精彩演繹(有刪改)

[複製鏈接]
字體大小: 正常 放大

1萬

主題

44

好友

1萬

積分

公民

律   師

發表於 2011-2-26 13:48:04 |顯示全部樓層
原文為轉載,我做了一些修改。

蘇曼殊先生有一首詩,叫《寄調筝人三首(其三)》。其中有一句“偷嘗天女唇中露”,轉譯自拜倫的詩(卷一)。

這首詩是拜倫寫給一位女士(她曾經送給拜倫一個天鵝絨束發帶)的組詩(TO A LADY WHO PRESENTED THE AUTHOR WITH THE VELVET BAND WHICH BOUND HER TRESSES)中的一首,全文是:

The dew I gather from thy lip
Is not so dear to me as this;
That I but for a moment sip,
And banquet on a transient bliss.

同時,蘇曼殊先生也曾經以古體的形式將這首詩翻譯成一首五言詩:

朱唇一相就,汋液皆芬香。
相就不幾時,何如此意長。

“汋(讀作“琢”)”,水自然湧出的意思。《莊子·外篇·田子方第二十一》有“老聃曰:‘不然。夫水之于汋也,無爲而才自然矣。’”曼殊用“汋液”來形容佳人口中的唾液如自然湧出之泉,不失爲一種創意。實際上拜倫詩的原文是“dew”,本應直譯爲“露水”才是,如同他在那一首七絕中翻成“偷嘗天女唇中露”那樣。但是,在這首古意盎然的五言中用更加典雅的“汋液”二字,更有詩意。

曼殊對拜倫這首詩的翻譯非常精彩,他沒有一句句直譯,甚至調整了原詩的次序。原詩如果翻成現代漢語,應該是這樣的:

我從你唇中采集的甘露,
也不如這(束髮帶)珍貴;
(因爲)那片刻的吸吮,
只能帶來瞬間的快慰。

在詩中,曼殊把拜倫原詩的第三句放在最前面,第一句變成第二句,第四句變成第三句,第二句變成最後一句,順序雖然調整了,詩的原意卻很好地保存了下來,再加上他的雕琢和用韻,呈獻給我們一首含義隽永的有漢魏氣息的情詩,實在是精彩之至!
標簽
拜倫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發表回應 登錄 | 免費註冊

GMT+8, 2022-5-29 20:08

© 2015 SSKYN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