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查看: 921|回覆: 0

聖職?成人禮?奴隸? 探究娼妓文化起源

[複製鏈接]
字體大小: 正常 放大

3萬

主題

12

好友

3萬

積分

公民

發表於 2014-1-11 11:45:00 |顯示全部樓層
妓女這個行當,在古代中國歷史上是非常悠久的,而我們熟悉的秦始皇,其實他的母親也是一位妓女。世界上也出現各種各樣的妓女形象,所以在這裡探討關於妓女問題的研究。


妓女的研究


根據奇趣網報導,前年有一部香港電影叫《性工作者十日談》,這部電影很想表現妓女的一些職業特點,及她們生活的狀態。但是這部片子並不成功,原因就是它並沒有能說清楚產生這個行業的背景,還有它為什麼會屢禁不止,它的社會根源到底是怎麼樣的?而不弄清楚這些問題,單單拍出一部電影來,就顯得很單薄了。

其實,最早的妓女是為宗教服務的,西元前3000年的巴比倫王國就出現了妓女,在漢摩拉比王(西元前1750年)當政時,神殿裡除了男祭司、傭僕、工匠外,還有不少很受人尊敬的女祭司,她們通常來自優裕的家庭,她們是居於『神』與『祈禱者』之間服務的『聖職妓女』。

西元前5世紀希臘的歷史學家希羅多德曾描寫巴比倫神殿裡的妓女時說:『每一個當地的婦女在一生中有一次必須去神殿裡,坐在那裡,將她的身體交給一個陌生的男人,直到有一個男人將銀幣投在她的裙上,將她帶出與他同臥,否則她不准回家,女人沒有選擇的權利,她一定要和第一個投給她錢的男人一同睡去。當她和他共臥,盡到了她對女神的職責後,她就可以回家。』所以,在古代西方做妓女並不是種恥辱,而是一種像成人禮的儀式。

在大陸,大部分學者認為,古代中國的妓女起源於殷商的女巫,並把那個時代稱為『巫娼時代』。 但是,個人認為,在古代中國和西方的妓女起源問題上是有著本質的不同的。因為史書與宗教典籍中找不出一條關於殷商女巫賣淫的確鑿文件,這點和西方不同。

古代中國最早的妓女,實際是戰俘和奴隸。《史記·匈奴列傳》中,就有『夏桀蓄女樂、倡優』的記錄。此後,王孫公卿都有在自己的府中養大量的女子的習慣,一來是為了淫樂,二來是為了顯示自己的地位。《周禮》上提到的『女酒,女舂抭,奚以下千人而弱』,其實都是指供帝王淫樂的女性。

這種妓女統一被稱作官妓,但是我一直認為官妓並不是傳統意義上妓女,其實她們是奴隸,和其他奴隸不同的是她們的工作只是獻身和獻技而已。到了春秋齊桓公的時候,我們熟悉的管仲改變了這一切,他單獨把妓女列為一項職業。

《戰國策·東周策·周文君免士工師藉》一文中,寫了這麼一段話,『齊桓公宮中女市七,女閭七百。』『閭』是門的意思,齊國常常在宮中以門為市,這句話翻譯過來就是,在齊桓公的宮中,一共擁有七個做性交易的市場和七百多個倚門而站的妓女。這是古代中國歷史上第一次把妓女和交易相聯繫的記錄。從這裡看,關於妓院的記載要比西方早上五十多年,在這種事情上,泱泱中華,也絕對不輸給外夷。而這個『天才』想法的創始人,就是被孔子和諸葛亮奉若神明的齊桓公的大管家管仲。

清朝的褚學稼說:『管子治齊,置女閭七百,徵其夜合之資,以充國用,此即花粉錢之始也。』現代學者黃現璠著的《唐代社會概略》也持有這種觀點。以上不僅證明了這些女人不但成了交易的商品,而且她們還要把自己性交易所得的一部分交稅,這是一種典型的性服務合法化。

看來管仲背上這個不光彩的發明記錄是在所難免了,在第一卷的《齊桓諸妻不如管仲一妾》的文章中詳細說了管仲這個人物,不要以為他腦殘,故意搞出了這麼個妨礙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的產物來,恰恰相反管仲很優秀。

首先說,管仲並不是一個眼光很差,人盡可妻的男人,他的小妾婧是個多麼聰明美麗的女人啊,這還只是管仲的一個小妾而已。所以說,管仲開辦這種營生,並不是為了性慾的需要,其實他是有著很深層次的考慮的。

《韓非子·外儲說》上說:『桓公見民行年七十而無妻,以告管仲。對曰:「臣聞上有積財,則民必匱乏;宮中有怨艾,則民有老而無妻者。」桓公:「善。」令於宮中女子未嘗禦者出嫁之,乃令男子年二十而室,女子年十五而嫁。······桓公之伯也,內事屬鮑叔,外事屬管仲,被發而禦婦人,日遊於市。』

在齊國有很多男性沒有納禮的資本,娶不起媳婦。許多男子又因為無處發洩性慾而苦惱,另一方面,由於齊桓公和管仲的連年征戰,獲得了大量的女性奴隸,這些女奴也需要安置。而這樣的性服務交易場所的形成,滿足了兩方面的要求,男性可以找到心儀的女性(價錢肯定比納禮要低得多),而女性也可以憑藉服務得到報酬。這一來,社會上有些男子無妻的矛盾緩和了。

而發展國內的經濟,也是這個特殊市場的一個重要作用,特別是搞活跨國經濟,這種性交易是非常有作用的。很多各國的名士和公子,都願意到齊國來看看這個國家經營的妓院,這在很大程度上起到了比招商引資更好的效果。而齊國的這種妓女產業的經營模式,很快被各國所效仿,各國在其經濟產業中都增加了性服務這一塊內容。大國之間的外交,甚至政治領域,也多採用用這些妓女作為政治籌碼和交易的事件。

《韓詩外傳》中記載了這樣一件事。秦穆公問內史王繆:『人們說鄰國有聖人,敵國之憂,現在西戎有大臣由余,是個聖人,對我們構成很大威脅,該怎麼辦?』王繆說:『西戎處偏僻之地,沒有見過中國的聲色,你要送女樂給他們,使他們沉湎於聲色,其政必亂,他們的臣下就會和君主疏遠,不能發揮作用了。』於是秦穆公送西戎女樂二列,戎王果真耽於聲色,不理政事,國力和兵力都大大削弱,由餘多次進諫無效,就離戎去秦。秦國為了爭取這個能人,派公子迎接,拜為上卿。這一來,秦國國力大大增強,史載秦國『並國十二,闢地千里。』

妓女行業在日後的發展中,也分出了新的行當,她們並不只是以賣身為主,很多妓女都身懷絕技,《史記·孔子世家》記載的齊國送給魯君的妓女都是『皆衣文衣而舞唐樂』。《漢書·地理誌》上說:『作奸巧,多弄物為倡優·女子則彈弦跕躧遊媚富貴,遍諸侯之後宮。』《史記·貨殖傳》說:『越女鄭姬,設形容,揳鳴琴,揄長袂,躡利屐,目挑心招,出不遠千里,不擇老少者,奔富厚也。』

從這些記載我們可以看出,妓女中的一部分不再是以單純的賣身作為自己的生存手段,她們在向藝術靠近,並且可以以藝術的方式更加直接地打動那些上層社會的男人,而不再是只為底層的男人服務。

妓女此時也出現了兩極分化,一些長相出眾,身材合適並富有藝術細胞的妓女,便被挑選了出來,加以訓練變為了藝妓,這些妓女在後來是可以不賣身的,日本藝妓和南韓妓字都保留古漢語的原意,本意是指女藝人,即歌舞表演中的女演員,並非只當賣身的女人講。而另一些長相平庸的女人就變得悲慘起來。

戰國後期,由於媵妾制度逐漸被取消,再加上商業的繁盛、都市的興起和井田制的被破壞,婦女流落為妓女的日益增多,加上戰國時期社會通用金屬貨幣,使嫖娼更加簡易化了,『私娼』就蔓延開來了,而這些妓女的命運大多數是非常悲慘的。這些女人還有的被輸送到軍隊去『慰安』,這到漢代,就逐漸發展成了營妓制度。

在古代中國的幾千年發展中,妓院逐漸形成了一種文化,許多藝術和文學都與古代中國的妓院有著難以割斷的聯繫。而青樓文化和妓女產業一直到晚清,甚至民國的時候,還有古時的遺風。但是,自從中國共產黨取得天下後,政府就著手進行了一系列行動,並且在1960年宣布在大陸根除賣淫業。這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種社會進步,但是卻形成了後期的一種社會性交易的畸形的變異。

妓女是一種剝削制度的產物,在有剝削制度的社會裡,妓女多是出生於窮苦之家,為了能夠生存下去,不被寒冷和饑餓奪去生命,不得不從事出賣肉體的生涯,這種生涯是帶有一定的強迫性質的,並不是她們所願意接受的,她們的內心世界是相當痛苦而不被理解的。

很多人都在分析,妓女的根源是什麼,專家用什麼私有制啊、農村經濟的城市化等等理論去解釋。其實,大可不必把圈子繞得這麼大。《金瓶梅》中,潘金蓮說過西門慶兩句話,『屬皮匠的,縫著的就上』,『若是信著你意兒,把天下老婆都要耍遍了罷!』這兩句話無疑說出了妓女不幸的本質,實際還是那些臭男人的慾望。這種慾望會隨著自己財富的增加而越發強烈起來,這就為性服務行業提供了廣泛的市場根基。

文章摘自《稗官女史秦漢卷》,作者:尹劍翔,出版社:現代教育出版社。

今日新聞網

標簽
妓女
家與國的夢不結束,偏偏一顆心抗拒屈服!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發表回應 登錄 | 免費註冊

GMT+8, 2021-9-27 21:03

© 2015 SSKYN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