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查看: 29|回覆: 0

美國債務上限 再起風雲

[複製鏈接]
字體大小: 正常 放大

2萬

主題

13

好友

2萬

積分

公民

發表於 2017-8-17 00:00:00 |顯示全部樓層
今年是金融海嘯10周年,10年前後,不少以往認為是重大經濟事件,現已成為投資者習以為常的正常事,一個例子是量化寬鬆,另一例子是歐元及希債危機。還有一個,就是美國的債務上限(Debt Ceiling)問題,這有如狼來了的故事,將在未來一兩個月再次困擾投資者。疑問是,投資市場今次會否有反應呢?

債務上限就是美國的負債總額受國會限制,每當財政部的發債總額到達上限,就要向國會要求提高上限,否則美國政府就可能無法取得足夠的資金支持運作,或償還到期的債務,令美國政府要停止運作,或甚至違約的情況。   

在2011年債務上限的爭議中,標準普爾調低了美國國債的信貸評級至AA+級,為史上首次被降級。而在2013年債務上限的危機再興,更一度令美國政府個別部門要暫停運作。之後國會就多次暫緩債務上限,令債務上限慢慢變成一個「只聞樓梯響」的所謂「危機」。   

最近一次的暫緩令,於今年3月已經到期,而國會至今仍未有後續的暫緩令,亦未有調高上限,自此美國財政部就以一系列「應急措施」(Extraordinary Measures),調配政府現有的資金先行用來還債及支帳,暫時在不發新債的前題下維持政府正常運作。但應急措施亦有極限,目前相信有關的措施最多只能維持政府運作至今年10月,因此國會目前有需要在9月初休會期完結後,盡快通過調高上限的議案。 

成共和黨內戰續集   

現在美國國會參眾兩院都由共和黨把持,而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亦是共和黨人,理應容易解決問題。但現時共和黨政府內部就債務上限的解決方案有爭議,主要的問題是財長姆欽(Steve Mnuchin)及白宮都希望國會可以「無條件」(Clean Bill)調高上限,即不希望在債務上限的議案內,加入任何其他議題。   

但近日有共和黨眾議院議員已表明,不會接受「無條件」調高上限的方案,其中眾議院預算委員會成員之一的Tom Cole接受MSNBC訪問時指,大多數共和黨人都希望在債務上限處理方案中,加入一些可以長遠減低美國政府負債的條件,例如一些減少政府赤字及出售政府資產的方案。   

回想在國會放暑假之前,共和黨就已經在廢除「奧巴馬醫保」(Obamacare)的議案上出現內部分裂,結果議案在不足共和黨人支持下,未能成功在參議院通過。共和黨內鬨已經相當明顯,在醫保一事已經可以見到傳統共和黨人在意識形態及政策取向上,都與特朗普政府有顯著分歧,令不少方案都因為在細節上的爭議而未能完成。   

可以預期當暑假後國會重開,債務上限爭議將會成為共和黨內戰續集的舞台,特朗普及一眾共和黨元老的「明爭暗鬥」將決定事件的發展。在醫保一事上已經見到,特朗普一直不太願意向傳統共和黨議員讓步,而後者亦不介意特朗普政府「毫無建樹」,任由法案被否決。   

值得留意是,特朗普自己並未親口就債務上限表明立場,而在早幾個月前白宮預算及管理辦公室主管Mick Mulvaney曾公開講過,不一定要無條件調高上限,與姆欽唱反調,令人覺得白宮在此事根本未有立場,甚至輕視這個潛在危機。直到國會休會期開始,Mulvaney才正式「歸邊」,明言希望國會支持「無條件」方案,但已經相信亦無助令其他共和黨人回心轉意。 

瑞安民主黨為關鍵   

要解決危機,除要視乎特朗普如何與共和黨元老商討,另一個重要人物就是眾議員議長瑞安(Paul Ryan)。瑞安在2015年就成功解決過一次債務上限危機,但現時共和黨內亂的情況遠較當年嚴重,強推「無條件」方案可能會令他在黨內支持度受損,特別是在醫保一事他為了通過廢除法案已消耗不少政治資本,而法案終被參議院否決更令情況惡化。為保議長之位及政治前途,他協助政府強推「無條件」方案的可能性較低。   

這個情況反令民主黨成為特朗普政府的重要「盟友」。民主黨的基本取態是不希望債務上限阻礙美國政府及經濟運作,而在共和黨內亂之際,民主黨亦當然樂於作壁上觀。該黨明言會等共和黨提出方案,才會正式作回應。目前有指民主黨或會要求在調升上限的同時,並對往後要處理的稅務改革議案加入一些限制,例如限制稅改對財政赤字的影響。特朗普政府要強推「無條件」方案,觸礁的機會甚高;但若要加入讓步條件時,向共和黨或是民主黨讓步,又是另一個耐人尋味的議題。 

或致美國信心危機   

美銀美林本周發出一份研究報告,預期9月及10月國會要處理債務上限及來年預算,屆時市況將會愈趨波動,相信資金會逃到安全資產;諷刺的是,市場需求的安全資產將仍是美國國債。匯豐的研究報告則相信債務上限最終仍會獲得上調,但預期國會又會拖到最後一刻才正式解決危機,「驚險」情況將會陸續出現。   

高盛的研究報告則推算,若債務上限未能及時在10月2日前上調,美國政府有可能在翌日出現「無力支付債項」的情況,一個可能性是無法向社會保障受助人支付援助金;整體而言政府可能要大削相當於3%至4%美國國內生產總值(GDP)的財政開支,必然會對實體經濟及金融市場帶來極大打擊。   

債務上限當然可能再一次是狼來了的故事。但如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曼(Paul Krugman)本周在網誌寫道,如果美國政府真的因債務上限而要延遲支付個別債項,「屆時投資者了解國會由激進分子把持,而總統則是個無能、自大及小器的人」,他們可能對美國信心盡失……

經濟通
家與國的夢不結束,偏偏一顆心抗拒屈服!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發表回應 登錄 | 免費註冊

GMT+8, 2017-11-21 20:02

© 2015 SSKYN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