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查看: 91|回覆: 0

貿易戰”或升級“科技戰”— 國產軟件覓得新“春天”

[複製鏈接]
字體大小: 正常 放大

2萬

主題

13

好友

2萬

積分

公民

發表於 2018-4-12 14:30:00 |顯示全部樓層
在美國對約30億美元的中國鋼鋁產品加徵關稅後,4月2日,我國宣布對128種美國產品執行新關稅,中美“貿易戰”正式開啟。但考慮到特朗普政府的“大目標”是6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這又僅僅是個序幕,中國企業在軟件使用上的抉擇已迫在眉睫。

中美貿易戰,美方將知識產權形容為“導火索”。按照美國貿易辦公室的說法,此次加徵關稅的緣起即是“懲罰中國侵犯美國生產商的知識產權”,來自美方的數據稱,2017年內美國因他國竊取商業機密,制造假冒商品、盜版軟件所造成的經濟損失至少為2250億美元。在《關於中國履行WTO承諾情況的報告》的知識產權議題中,也提出中國存在軟件盜版、在線盜版、技術本地化等問題。

無論在投資領域還是貿易範疇,知識產權已經成為美國的主要切入點,這也為指向歐美發達國家市場的中國企業敲響了警鐘,隨著貿易戰的升級,中國企業在“出海”的過程中,必將在軟件使用方面受到更為嚴格的審查,一旦被發現在軟件版權保護上有瑕疵,將遭遇嚴厲打擊並帶來難以挽回的損失。去年夏天,博洋家紡因使用包括微軟、Adobe等公司的盜版軟件,已經被洛杉磯郡高等法院處以320萬美元的民事處罰,並要求在加州停止銷售其產品。此外,部分擬上市企業因為使用盜版軟件被發律師函、停止上市進程,部分出口企業因為使用盜版軟件遭受境外起訴等也屢見不鮮。“身正不怕影子斜”,在目前趨緊的貿易形勢下,“出海”企業必須嚴肅考慮軟件正版化問題,不給美方可乘之機。

而在另一個維度上,一旦美國政府繼續強勢,特別是在對技術轉移、人才交流等方面加以限制,企圖阻斷中國在技術上的上升通道,那麽考慮到貿易對等的原則,中國也必將在包括集成電路、軟件和信息服務業等美國對外輸出的優勢產業進行還擊。當“貿易戰”升級為“科技戰”,對於中國企業來講,採用國外巨頭的軟件服務,不僅有要面對成本的大幅上漲,還有極大可能要遭遇升級不暢、維護不利的尷尬局面。

無論暗流如何湧動,對於國產軟件廠商來說,挺身而出已成為不能回避的責任。它們真的準備好了嗎?

來自工信部的數字顯示,2017年,我國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企業研發投入不斷增強,創新能力逐步提升。對重點軟件企業的監測顯示,全年企業研發投入強度接近11%,2017年我國軟件著作權登記量突破70萬件(2011年首次超過10萬件、2014年突破20萬件、2016年突破40萬件),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能等新技術迅速得到應用和擴展,產業活力不斷增強,湧現出金山、永中、浩辰等一批高水平軟件企業。

從“可用”到“好用”,自主可控在築起信息技術新的“長城”,也在創造出新的產業發展空間。在芯片領域,飛騰在2014年推出1000A處理器以後,比上一代單核性能提升了4到5倍,ARM架構也讓軟件生態更容易建立起來,辦公、上網、視頻播放等日常需求已足夠滿足。而在應用領域,以金山辦公為例,WPS政務辦公雲實現的已不僅是對微軟同類產品的替代,在採用自主可控的軟硬件和服務來替代進口產品,建設自主的信息化體系的同時,包括雲計算、人工智能等技術的引入,在權限管理、溯源追蹤、智能標簽等方面,國產辦公軟件廠商甚至已經能夠攀上進口產品無力顧及的高峰,精準把握國內行業用戶需求。

更重要的是,聚集各方優勢資源,廠商、用戶通力協作,自主可控的產業生態也正在形成。產業聯盟不斷形成,基礎軟件、芯片、服務器等軟硬件的適配和深度優化覓得契機,從“替代”到“生態”,國產軟件服務,也從垂直分工演進到協同作戰的共同體,基於生態鏈的解決方案的優化,正如中國工程院院士倪光南所言:“新興信息技術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將為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作出重大貢獻。”

隨著我國自主可控技術的不斷提升和產業鏈上下遊的不斷打通,自主可控設備新品層出不窮,應用也在全面鋪開,自主可控是國家信息化建設的關鍵環節。對於中國企業而言,中美貿易戰提供了一個靜下心思考,規避軟件版權保護風險,與國產軟件廠商實現“共贏”的契機,“正版化”並非權宜之計,也是中國企業在轉型升級之路上尋求新動能的新途徑。

新華絲路
家與國的夢不結束,偏偏一顆心抗拒屈服!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發表回應 登錄 | 免費註冊

GMT+8, 2018-10-19 16:50

© 2015 SSKYN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