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查看: 49|回覆: 0

[國際新聞] 欠中國錢不想還 還有多少國家要學湯加?

[複製鏈接]
字體大小: 正常 放大

2萬

主題

13

好友

2萬

積分

公民

發表於 2018-8-22 22:24:43 |顯示全部樓層
27a34f0f-6f8f-449d-89b2-ccf07764b06d.jpg


南太島國湯加首相兼外長波西瓦提了一個尷尬的要求,想讓中國免除它的外債;還幹了一件尷尬的事,在南太島國搞“串聯”,想讓大家一致行動。

結果,串聯沒搞起來,還被它的鄰居薩摩亞打了臉。薩摩亞德總理圖伊拉埃帕說,這種行為為國家描繪了一幅“不誠信的畫像”,就像“要了牛奶還要奶牛”。

湯加的態度很快發生了180度大轉彎,發聲明說,不會再這麽幹了,並且感謝了中國的幫助。

如果這個事就這麽結了,那它只是國際交往中的一個小花絮。我們可一笑了之。

但就怕,它是一個不好的開始。

一.

不太好說湯加成心想賴賬,它有它的苦衷。

湯加由173個島嶼構成,陸地面積747平方公里,人口10萬多一點。什麽概念呢?刀哥的家鄉是大別山區的一個小縣城,面積也有3000多平方公裏里,人口36萬,相當於三個湯加。所以,這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袖珍型國家。

家業小,再欠了外債,壓力就有點大了。

湯加想免除的是,欠中國進出口銀行的1.17億美元貸款。不多。但考慮到湯加的GDP只有4億美元,這筆賬就不算少了。湯加2006年發生了一場騷亂,此後經濟社會一直沒有完全恢復過來。湯加的自主發展能力和出口創匯能力,都很弱。還外債確實比較難。

怎麽辦呢?波西瓦首相開啟了碎碎念模式——叫苦+抱怨。8月10日,太平洋島國論壇外長會,波西瓦非正式地提出,大家夥能不能跟中國說說,讓中國把債務都免了?他還在場邊遊說了其他幾個島國外長。顯然,這次沒得到應和,卻遭到了鄙視。

但有了念頭,就像種下一粒種子,遇到雨水遇到陽光,就會發芽冒頭。

可以預見,湯加還可能會在別的場合,向中國提這個要求。真到那時候,我們該如何回應呢?我們想好了應對之策嗎?

二.

相對於中國經濟體的規模,湯加欠的錢1億多點,只能算個零頭。看湯加的日子也不容易,這筆債,能免了嗎?

抱歉,不能!

按照國際慣例及外援政策,中國的債務減免,第一,只針對最不發達國家。湯加不是。第二,只針對無息貸款。進出口銀行提供的貸款則屬於優惠貸款。

更令人擔心的是,免了湯加的,就會有第二個湯加提出同類要求,咱免還是不免呢?無論欠錢多少,無論關係親疏,還得按照原則和制度辦事。

真要是想賴賬,並不容易。有借有還再借不難,有借無還再借免談。沒幾個國家能承受得起信用破產的後果。從理論上講,湯加也是如此。這次薩摩亞反對提免除債務要求,也是擔心敗壞國家形象,擔心賴了小錢,耽誤中國更大的投資。

不過,現實層面要複雜得多。

確實有的國家,借錢解燃眉之急,缺乏規劃,使用效率低,再加上腐敗,逐漸就形成了嚴重的債務問題。也不排除有的國家當事人,當初借的時候就沒想著還,先把錢借到手,還那也是後來人的任務了。還有一些中小國家,利用在國際組織中的投票權,找大國換取經濟利益。

國與國的關係,還原到最後,還是人與人的關係。人的自私想法、還有一些灰色心態和算計,在國與國的交往中,同樣是常見的。而小國的行為邏輯,和大國有不小的差異。

就湯加而言,它有沒有吃大戶的心理呢?

我認為多少是有的,而且不止湯加有。對中國抱不切實際期待的國家,有不少。且數量還在增加。

三.

大國必須對外援助,這是國際社會的通行做法,也是大國的一種責任。好比一個人到了大城市工作,隔三差五接濟老家的窮親戚一點,有的送,有的借,借久了他還不起你不要了也是有的。

但這種事,一不能違背原則;二要考慮經貿合作的潛在收益。

自1995年起,中國開始以對外優惠貸款的形式提供外援,寬限期一般是20年。這意味著將有更多的國家進入還款期,也可能因此進入問題爆發期。

和美國、日本相比,中國的外援額度不大。但在國內外遇到的問題更多。不少發展中國家覺得中國已經很富了,應該更大方一些。國人卻覺得中國還很窮,應該把錢都花在國內民生上,對外援的必要性認識不足。

確實,國內普通老百姓的日子過得都不輕鬆。擔心中國成為別國的ATM機,雖然是出於對外援的了解不夠,但情有可原。這種情況下,外援工作尤其需要對內透明,及時解疑釋惑。要讓老百姓知道,每一筆援助都是必要的,值得的。一個大國不能獨善其身,必須兼濟天下的道理,需要反複講,需要用更多鮮活的案例來說明。

比如,一說到債務問題,國內外最常舉的例子是委內瑞拉欠中國的錢。但據刀哥了解,這筆債,其實還得已經差不多了。以委內瑞拉當前如此惡劣的處境,這是相當不易的。這個例子可以再講講。

對其他發展中兄弟,要讓它們更全面地了解中國的發展成績,以及不足和難處,了解中國也還是一個發展中國家。如果只把光鮮的一面展示給外界,既得不到國內民眾的支持,也增加對外交往的障礙。

不過,哪位兄弟要真是有難以克服的實際困難,咱也應該在原則範圍內變通一下,幫助他度過難關。債務危機,在國際社會中也是比較常見的。如著名的歐債危機,也是在各相關國之間無數輪博弈中,才得以緩解。

四.

具體到中國涉及的債務問題,如果只是債務國和債權國之間的事,那問題就簡單得多。

但還有一個過度熱心的第三者。現在,比債務問題本身更可惡,也更危險的,是西方輿論對中國外援處心積慮的妖魔化。

從去年起,西方輿論頻繁提及一個詞——“債權帝國主義”。在西方強勢話語權之下,中國從一個帝國主義的受害者,變成“新時代的帝國主義”。它的邏輯是:1,中國的外援非但無益,反而有害;2,中國通過借錢,控制了債務國;3,應該拒絕中國的外援。

順著西方的抹黑邏輯推導,那欠中國的錢也是不應該還的。

對湯加的事,澳大利亞廣播公司刊發了挺長的報道,其中的措辭很有意思,從中可以看出西方輿論的手法。

比如對湯加首相態度的轉變,文章形容為“絕對突然”“驚人的撤退”,並暗示是“中國抱怨或者威脅的結果”。文章還引述澳大利亞國際發展與太平洋事務部長菲耶拉萬蒂-威爾斯的話,對湯加首相的免除債務要求表達支持。

文章就差直接說,“賴賬有理”了,明確鼓勵太平洋島國一起賴賬。澳媒的節操可見一斑。

中國現在每年的對外援助大概200億人民幣左右。普遍採取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的原則,已從過去單純給錢給物資設備,轉變為大量開展教育培訓和能力建設項目,幫助發展中國家改善基礎設施和教育醫療條件。

應當說,這樣的一種援助規模,既體現了中國的國際大國責任,也在中國所能承受的範圍之內,與中國國內的發展需求並沒有衝突。

當前面臨的問題主要是:

第一,越來越多的國家陷入債務危機,它們的償債能力和意願都在下滑;

第二,西方輿論發動了對中國外援大規模的抹黑、妖魔化,其產生的潛在影響越來越突出;

第三,國內民眾對外援的理解和支持有限,非議卻越來越多。

在這三個問題中,第二個問題是第一個和第三個問題的催化劑,讓其更加複雜,更難以化解。西方輿論正在加足馬力,攛掇出現第二個湯加,對中國的外交制造麻煩。

考驗咱外交智慧和技巧的時刻到了。

中華網

標簽
湯加
家與國的夢不結束,偏偏一顆心抗拒屈服!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發表回應 登錄 | 免費註冊

GMT+8, 2018-9-26 12:22

© 2015 SSKYN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