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查看: 9|回覆: 0

散裝衛生巾上熱搜,“月經貧困”誰之恥?

[複製鏈接]
字體大小: 正常 放大

2萬

主題

12

好友

2萬

積分

公民

發表於 2020-9-3 22:59:00 |顯示全部樓層
調查顯示,全世界約有5億名女性正在經歷“月經貧困”。

近日,某網店“散裝衛生巾”100片售價僅為21.99元人民幣的消息登上熱搜榜,其引發的“月經貧困”等話題更持續為輿論關注。

“散裝衛生巾”價格幾何?記者了解到,知名品牌衛生巾在電商網站成箱批發時,最低價格可以控制在日用每片不到1元、夜用每片不到1.5元。如果按照女性正常使用量來計算,每月就衛生巾的花費約為40元左右。但這筆開銷對於一部分低收入女性,尤其是平均月收入低於1000元、貧困邊遠地區的女性而言,卻成了實實在在的“難言之隱”。此時,價格便宜、包裝簡陋的“散裝衛生巾”成為她們的首選。以“散裝衛生巾”作為關鍵詞搜索電商網站,記者發現,大部分衛生巾的單片價格是0.2元至0.5元不等,售價僅為品牌衛生巾最低價格的三分之一。

雖然沒有外包裝、沒有保質期等相應標識的“散裝衛生巾”並不一定為三無產品,但此類產品仍引發人們對其安全隱患的擔憂。醫學專家指出,處於月經期的女性抵抗力較差,如使用不合標準的衛生巾,容易發生感染。相比於包裝完好的衛生巾,“散裝衛生巾”更容易在運輸過程中被污染,從而導致使用者出現婦科炎癥等疾病。


然而將“散裝衛生巾”一禁了之的說法亦招致不少批評和反對。有人擔憂,原本經濟能力有限的女性在失去獲得廉價衛生巾的途徑之後,又該如何處理自己的需求?

事實上,遭受“月經貧困”的女性遍布全球,其中亦包括部分發達國家。據一項調查顯示,全世界約有5億名女性正在經歷“月經貧困”。所謂“月經貧困”,是指受到落後觀念和經濟因素影響,部分女性無法在生理期獲得用於經期衛生管理的基本物資。例如英國在2017年的一項調查中顯示,該國14至21歲的年輕女性中,每10人中就有1人負擔不起衛生用品。

分析“月經貧困”產生原因,一種觀點認為衛生巾稅率在全球普遍較高,並就此建議對於具有消耗性的生活必需品性質的衛生巾,應該予以降稅。一項近日由媒體發起的“如何消除‘月經貧困’”網絡調查已吸引5.8萬人次參與,截至記者發稿時,已有超過四成的參與者選擇“降低女性生理期商品稅收”,居於次位的則是“加強監管,確保低價商品質量合格。”但北京工商大學教授洪濤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直言,降稅不一定能解決價格問題,如果要強調衛生巾產品的特殊性,可以用指導性價格,比如確定最高限價來保護消費者的利益,確定最低的價格來保護生產者的利益。

另一種觀點是,圍繞月經的一系列禁忌或偏見而生的“月經羞恥”也導致“月經貧困”。有志願者在受訪時提到,明顯感覺到一部分留守女童被來月經的“羞恥感”強烈地包裹著,她們從未從家長那裏獲得正確的生理衛生知識,買衛生巾也被認為是不必要的支出。不少女孩都是“有什麽用什麽”,使用廉價衛生巾或舊布等替代品,容易導致感染與疾病,繼而出現“因貧致貧”等一系列結構性問題。

如今,“散裝衛生巾”引發的大規模討論還在持續。越來越多的人關注到上述問題並獻計獻策,一些社會力量也早已在行動。比如上海仁德基金會從2017年開始發起的“春柳計劃”,給四川、陜西等地的留守女童提供衛生包、生理知識課程等生理期關懷;中國社會福利基金會愛小丫基金也有專門資助貧困女童衛生保護的慈善項目。

評論認為,“散裝衛生巾”登上熱搜的後續,“月經困境”、月經尊嚴、性別差異、性別成本等議題發散,從多角度折射當代女性存在的困擾,“呼聲大、有爭吵的議論”更容易引發社會對女性權益的關注,從而形成解決問題合力。從這種意義上講,這一被視為女性私人的話題能進入公共視野的討論本身也是一件好事,釋放出積極信號。

中國新聞網
家與國的夢不結束,偏偏一顆心抗拒屈服!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發表回應 登錄 | 免費註冊

GMT+8, 2020-10-20 10:47

© 2015 SSKYN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