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查看: 14|回覆: 0

螞蟻集團上市叫停背後:屠龍少年終變惡龍 閉眼狂奔被套...

[複製鏈接]
字體大小: 正常 放大

2萬

主題

12

好友

2萬

積分

公民

發表於 2020-11-8 22:23:13 |顯示全部樓層
杠桿與風險是天然的孿生兄弟,對螞蟻進行嚴監管早已刻不容緩。

本周最大的熱點當屬於螞蟻集團A股H股雙雙暫緩上市了,作為支付寶的母公司,從“人類歷史上最大規模的IPO”到“螞蟻集團宣布暫緩上市”再到“將於11月6日啟動認購退款程序”一系列操作連日來頻頻成為熱榜頭條。

盡管從10月24日以來,前有馬雲高調發言引發熱議,後有11月2日晚間,“馬雲被約談”的消息刷爆朋友圈。且在同一天內,監管層發布了《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管理暫行辦法(徵求意見稿)》。

但暫緩IPO的決定還是出乎大多數人的意料,作為有史以來全球最大的IPO,螞蟻集團是中國最大的金融科技“獨角獸”。此次暫緩上市究竟是何緣故?帶來哪些後果?對其未來發展又將帶來哪些影響呢?

1. 最後關頭踩下“急剎車”,600億“螞蟻”基金擬上市

自7月宣布A+H兩地上市以來,螞蟻集團的上市進程一直非常順利。8月25日,螞蟻集團向上交所和港交所遞交招股書。10月21日,證監會同意螞蟻集團科創板IPO註冊,同日,港交所官網顯示,螞蟻集團通過港交所聆訊。

10月22日,螞蟻集團披露招股書並公布上市發行方案:A股代碼688688,10月29日開放申購,預期中螞蟻集團將於11月5日兩地同步掛牌上市。作為一家如此體量的公司,前期籌備工作可謂進展神速。

但就在11月3日,上市的最後關頭,卻突然踩下了“急剎車”,暫緩上市了。實際上,此前坊間就曾傳出螞蟻集團將推遲上市的傳聞,據外媒報道,螞蟻是因戰配基金違反金融監管規定而被推遲IPO。

所謂戰略配售基金主要是用於獨角獸企業上市的打新基金,金融消費者普遍不熟悉,不過,螞蟻集團創新地利用支付寶平台推銷,各大基金公司直播路演,引發了一波搶購潮。

數據顯示,這5只螞蟻戰配基金9月25日開始發行,10月8日晚提前結束募集,合計募集資金600億元,獲得累計超過1000萬投資者認購。

據相關人士透露,證監會正在調查支付寶在螞蟻集團IPO中所扮演的角色,評估是否存在潛在的利益衝突,這導致螞蟻集團IPO被批準的日期有所推遲。

11月4日,H股打新投資者啟動退款程序。11月6日,A股打新退款程序啟動,打新資金原路退回。但參與螞蟻集團戰略配售而發行的5只基金已經開始運作,因購買渠道、前期宣傳等都打上了明顯的“螞蟻”烙印,如今上市暫緩,投資者態度出現分化,有投資者提出解除封閉期、開放贖回的要求。

11月5日晚,螞蟻集團公告稱,經與主承銷商協商,將退回A股新股認購資金等款項,退款程序於11月6日啟動,11月9日退回。當日晚間,證監會、上交所表示認可上述安排。

證監會也在11月5日晚對此表態,隨後易方達、鵬華、中歐、匯添富、華夏五家基金公司統一公告了優化方案,申請在交易所上市,方便投資者在場內進行賣出。

2. 屠龍少年變惡龍?監管點名“普而不惠”

支付寶起源是為了解決淘寶買家賣家不互相信任的問題。在支付寶發展之初,第三方支付還處於“灰色地帶”,在未得到相關政策出台之前,“金融監管”如懸在支付寶等第三方支付頭上的劍一般。為此,馬雲甚至做好了坐牢的準備。

但依托淘寶網,支付寶發展迅速。2004年12月,支付寶從淘寶網分拆出來,建立了自己的賬戶體系,成為獨立淘寶的運營平台。2005年2月推出全額賠付機制,向消費者提出“妳敢付,我敢賠”的口號,鼓勵消費者進行線上支付。

2010年,銀監會給支付寶頒發了支付牌照,讓支付寶經營走向合法化。2014年10月支付寶母公司“螞蟻金融服務集團”成立,圍繞著“金融服務”,又延伸出了為小微企業提供貸款業務的網商銀行。

同時還誕生了基於大數據來評估個人信用水平的芝麻信用,及消費金融類產品花唄、借唄等子業務板塊。並打出了“讓信用等於財富”“踐行普惠金融”等口號。據招股書顯示,至2020年6月末,支付寶年度活躍用戶已超過10億。

作為螞蟻集團的主力產品,支付寶早已滲透到我們生活的方方面面,從公交乘車、水電費繳納、健康碼查詢等日常服務,再到花唄、借唄等金融服務。但給我們生活帶來了便利的同時,支付寶也掌握了海量數據。

依靠用戶大數據,螞蟻集團解決了傳統金融業難以解決的問題:一邊用花唄、借唄保證超低的獲客成本,一邊依托淘寶、支付寶、高德、餓了麽等平台的大數據將壞賬率控制在1%,做到了銀行一直想做但又做不了的事。

據螞蟻集團的招股書顯示,2019年微貸科技收入為418.85億元,佔總收入的34.7%。其2020年上半年微貸科技收入285.86億元,佔總營收的39.41%,為公司佔比最大的收入來源。

而與信貸相關的凈利潤是102億元,佔到螞蟻集團總利潤的47.8%,佔據半壁江山。

據《每日財報》了解,螞蟻平台的貸款利率約在15%/年左右,在見慣了動輒20%/年以上的網貸利率後,這個貸款利率看著不算太高,但是已超出銀行基準利率數倍。

387年前,曼哈頓島被買下的時候是24美金,現在大約值3萬億美金,折合年化收益率也不過是6.8%,這就是世界第八大奇跡—複利的力量。

但複利的背後是“快速翻滾”的利息,以螞蟻金服為例,通過消費貸,每年都可獲得15%左右的利息,配合其超高的杠桿率及龐大基數,年復一年的滾動下去。結合複利的力量,妳是否感受到恐怖了呢?

若一直這麽放任下去,現階段過度消費的年輕人,未來的大部分將成為這些平台的奴隸,被其剝削;另一部分則是因還不上款,進入徵信黑名單,成為了社會不穩定因素。

11月2日晚,銀保監會消費者權益保護局局長郭武平發文直接點名“花唄”,指出了“花唄”與銀行信用卡業務基本相同,但分期手續費高於銀行,與其普惠金融理念不符,實際上是“普而不惠”。

3. 百倍杠桿無限循環?閉眼狂奔被套“緊箍咒”

螞蟻集團的微貸業務之所以能夠成長為第一大收入業務,除了自身強大的流量外,更離不開背後的“百倍杠桿”。前重慶市長黃奇帆曾說過,螞蟻集團通過循環發行ABS,將規模做到了100多倍杠桿。

根據《巴塞爾協議》對全球銀行業監管的要求:在風險貸款中,銀行至少要拿出8%的本金。

而按照螞蟻集團最新披露,由公司的金融機構合作夥伴進行實際放款或已實現資產證券化(ABS)的比例合計約為98%,也就是說螞蟻的自有資金出資比例僅為2%左右(相當於50倍杠桿)。

據招股書顯示,截至今年2季度末,螞蟻集團促成的消費信貸餘額為1.73萬億元,小微經營者信貸餘額為4217億元,總計2.15萬億元,而杭州市2019年全年GDP才1.5萬億元。

如果不對其杠桿加以控制,支付寶一旦出現問題的話,會產生巨大影響,現在金融業都是基於信用體系,一旦支付寶信用體系崩塌,波及範圍不可想象。

或許正是看到了這些問題。11月2日晚,馬雲被約談同時,銀保監會同央行聯合發布了《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管理暫行辦法(徵求意見稿)》(下稱《辦法》),其中對“助貸或聯合貸款”“融資杠桿”做出了明確規定。

1、單筆聯合貸款中,經營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的小額貸款公司的出資比例不得低於30%。而助貸或聯合貸款,正是螞蟻集團第一大營收的主要發展模式,可謂直中“命門”。

如果從支付寶以年息10%的利率借了1000元,螞蟻的做法是讓銀行出99%的資金,自己出1%,而10%利息,一家一半。雙方都有得賺,只是賺多賺少的問題。

銀行出990元,賺50塊的利息,收益率有5.05%,而螞蟻出10元,也是賺50塊,但其收益率達500%!如果螞蟻自己要拿出300元,還是賺50塊,這時候收益率降到了16.67%。如此一來,其借貸業務的凈利潤將驟然縮減。

2、網絡小貸公司通過發行債券、資產證券化產品等標準化債權類資產形式融入資金的餘額,不得超過其凈資產的4倍。

這樣一來,螞蟻的百倍杠桿將被極大限制,無法再以ABS方式將“貸款包”作為金融產品賣出變現後,再把錢貸出去做成“貸款包”再變現,持續循環無限加杠桿了。

《辦法》的發布或將使其網貸業務盈利能力大幅萎縮,給“蒙眼狂奔”的螞蟻集團帶上“緊箍咒”及“安全帽”。這或許也是其公告中提到的“所處的金融科技監管環境發生變化”,暫緩上市的關鍵因素。

杠桿與風險是天然的孿生兄弟。2008年的全球次貸危機,就是因為美國以房產和信用為基礎的資產證券化崩盤,由於杠桿過高,最終資金鏈斷裂,全世界為此買單。

由此看來,此次《辦法》的出台,及對螞蟻進行嚴監管早已刻不容緩。尤其是在上市的前夕,避免了更多的投資者遭受損失。表面看,螞蟻集團暫時成為了利益損失方,但或許只有如此,螞蟻集團才能走得更遠。
金融界

標簽
螞蟻集團
家與國的夢不結束,偏偏一顆心抗拒屈服!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發表回應 登錄 | 免費註冊

GMT+8, 2020-11-30 12:13

© 2015 SSKYN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