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查看: 907|回覆: 0

[法庭新聞] DR生還者庭上泣訴 求健康變截肢成廢人

[複製鏈接]
字體大小: 正常 放大

3萬

主題

12

好友

3萬

積分

公民

發表於 2017-6-27 10:57:06 |顯示全部樓層
【星島日報報道】DR醫學美容集團涉於一二年發生奪命醫療事故,導致一死兩傷殘,集團創辦人、技術員及女醫生被控誤殺罪,首次有存活證人在高等法院供述接受手術前後至被送院截肢的過程。在事故中截去一雙小腿及四隻手指的王靜波稱醫生告訴她「大部分人做完都無副作用」,怎料在重新注射血液入身體後十五分鐘,王便感到「好凍、全身好凍,而且全身震得好緊要,全部五臟六腑好似要翻轉」,她進入醫院後看見「右腳板底一路黑色,到腳趾都變晒色」,又形容「手指關節每日唔同色,一日比一日黑」,最終需要截肢保命,她激動說:「我需要健康,我依家完全廢人一個」,第三被告麥允齡在王作供期間亦用紙巾拭淚。

六十五歲前小學教師王靜波憶述一二年十月三日接受DR美容中心的CIK療程,當日麥醫生把血液製品重新輸入她的體內,她指入房後便躺臥在牀上,看見麥醫生手持一支圓柱體針筒,針筒里面有呈米白色、很稠的液體,她不清楚是甚麼東西,而麥醫生或護士則掛起一包無色液體的點滴袋,然後插在她的左手臼位置。

王開始在庭上聲淚俱下地表示,麥醫生之後將針筒內的液體打入無色液體里,並沒有着她確認該米白色液體是屬於她,亦沒有解釋任何風險及進行身體檢查,便說:「依家就輸入」,然後便跟護士離開房間。

王憶述當房間只剩下她一人時說:「我心入面諗,今次之後可以精神好啲。」她指初初沒有什麼感覺,差不多十五分鐘後,「就覺得好凍、全身好凍,而且全身震得好緊要,全部五臟六腑好似要翻轉,我形容唔到,好辛苦好辛苦好辛苦。」她於是大叫求助,麥醫生及護士返回房間,二人嘗試控制其手腳但不果,麥便將注射的針拔掉,着她休息,但沒有解釋發生甚麼事。

王形容「成個內臟好似翻江倒海咁」,更激動說:「就係咁樣,手腳就係咁無咗,我需要健康,我依家完全廢人一個」。

王續指她休息至晚上十一時許,但仍然感到不舒服,但由於翌日要上班,故要求離開,護士着她等待麥醫生回來才可以離開,在翌日凌晨十二時許,麥醫生幫她打了三支針及開了一些藥,均是退燒、消炎的作用。之後她在美容顧問及另一名高層職員陪同下乘的士返北角的住所,她稱回家後「面都冇洗,衫都冇除,就瞓咗喺到,全身郁唔到,根本冇精神」。

至早上七時,由於仍然感到不適,於是向學校請假。約下午二時許,美容顧問及麥醫生陪她坐的士往九龍法國醫院,稱DR集團會負責所有費用,但期間亦無告知發生甚麼事。她在醫院看到關於她的化驗報告,寫着「敗血症」,內容提及需要截肢。王表示當時感到非常驚訝,問醫生「嘩,唔使啩?佢哋話啲反應好快過」。

當主控提到有關截肢時,王又不禁哭泣起來,連第三被告麥允齡也用紙巾拭淚。王稱因為要保命,她之後轉往聯合醫院接受截肢手術,她又憶述當時在醫院,雙腳「又腫又痛又凍,有好大個水泡。」她又說:「右腳板底一路黑色,到腳趾都變晒色,手指都係。」她形容手指關節位「每日唔同色,一日比一日黑」,更指着證人台上的錄音儀器說:「比呢個顏色仲黑」。

主控問王若獲告知CIK療程可導致敗血症的風險,會否接受療程,王說:「我諗任何一個人都唔會接受」,主控續追問,若然知道CIK療程屬實驗性質又會否接受,王回答稱:「我唔會接受,絕對唔會」。

三被告依次為六十二歲的DR集團負責人周向榮、三十二歲實驗室技術員陳冠忠及三十五歲西醫麥允齡,各否認一項誤殺罪名。

案件編號:高院刑事四三七——二○一五。

星島日報
家與國的夢不結束,偏偏一顆心抗拒屈服!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發表回應 登錄 | 免費註冊

GMT+8, 2024-7-21 21:11

© 2015 SSKYN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