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查看: 86|回覆: 0

清華藥學院院長丁勝:新型冠狀病毒藥物疫苗研發難點在...

[複製鏈接]
字體大小: 正常 放大

2萬

主題

13

好友

2萬

積分

公民

發表於 2020-1-28 23:21:08 |顯示全部樓層
1580197640_55576600.jpg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的發展牽動著每個人的心。目前尚無明確驗證的特效抗病毒藥物,但是科學家的研發腳步也在加緊。在1月27日,國家衛健委發布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四版)》建議,可試用α-干擾素(IFN-α)霧化吸入和已有用來治療艾滋病的藥物洛匹那韋/利托那韋(LPV/RTV)。

目前已知藥物中有哪些針對新型冠狀病毒的有效藥物?如何找到新的安全有效藥物?疫苗研發進展如何?1月27日,針對這些問題,全球健康藥物研發中心(GHDDI)主任、清華大學藥學院院長丁勝接受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專訪進行了解答。

澎湃新聞:目前很多科學家都在想從已有的藥物裏面來尋找治療這次肺炎的有效藥物,還有一種方法就是從全新的化合物裏面找出新的藥物,哪種方法效率會更高?

丁勝:從已知的藥物中間能夠找到安全有效的藥物,肯定是更快的。當然不同的疾病還不太一樣,因為藥物的研發一般來講得是幾年的時間,如果從頭做起的話,這個是相當長的一個時間和需要很大的投入。

所以能夠從已有的藥物中間找到針對這個病毒以及這個病毒裏的某一個靶點有效的藥物肯定是最快的。

但是從已有的藥物中間找到能針對這個新病毒有效的藥物的可能性其實也需慎重預估。因為原來已有藥物一般都是針對別的疾病的靶點,或者更多的並不是針對病毒的,而是針對人體細胞的不同靶點開發的。所以從已有的藥物去尋找可能性本身並不那麽大。

但是如果能夠找到的話,肯定更快。當然如果找到了這樣的藥物也不是說馬上就可以能夠成藥。如果這個藥物曾經進行過臨床實驗,至少是經過臨床一期實驗,那麽藥物的安全性應該有一定的認知,如果這個藥物足夠安全,對於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治療就可以比較快速地進入臨床實驗,去進一步驗證藥物的有效性和安全性。

澎湃新聞:目前在個別案例中提出一些有效的治療藥物,比如被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國家衛健委專家組成員王廣發就提出抗艾滋病病毒藥洛匹那韋/利托那韋對他有效。您如何看到這個藥物的有效性?是否還有其他有效藥物?

丁勝:其實最近一兩周內關於這個方向的情況我也關注過,可能目前講的比較多的和可靠性比較高的有兩類已知的藥物,它們有可能會對新型冠狀病毒的兩個不同靶點有作用。

一個就是針對艾滋病病毒HIV蛋白酶的抑制藥物。

新型的冠狀病毒和HIV的同樣的蛋白酶其實是有比較大差別的。HIV的兩個組合藥(LPV/RTV)針對HIV的靶點是有效的。但是對新型冠狀病毒是不是有效?需要進一步驗證。

這個藥非典時期針對SARS也用過,但是結論並不明確。針對中東呼吸綜合症冠狀病毒/MERS(和SARS一樣,類似於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的數據目前也沒有定論,隨機對照臨床自2016年以來還沒有公布結論。

另一個就是吉利德公司曾經有一個針對埃博拉病毒的一款新型核苷類似物抗病毒藥Remdesivir(RDV,GS-5734),這個藥物是針對埃博拉病毒,曾經它也對SARS和MERS病毒進行過測試。

這個藥物基於體外實驗,動物模型以及針對埃博拉病毒的臨床數據等各方面來看,比HIV的藥物的可能性會更大一些。

這個藥物在當時針對埃博拉病毒的臨床實驗的時候,它的效果沒有另外兩個其它藥物好就被停下來了。

吉利德公司也宣布準備將該藥作為新型冠狀病毒測試藥物,但是具體的細節還沒有公布出來,我們也在積極聯系吉利德希望能夠開放給我們一些藥物的數據資源。

澎湃新聞:非典時期也啟動過冠狀病毒藥物研究,但是藥物開發成果很少,原因有哪些?針對冠狀病毒藥物長期研發對於出現新型病毒疫情防控能否起到一個儲備作用?

丁勝:我猜想一個主要的原因,可能是因為SARS後來就沒有再爆發了,所以也就很少有人再去堅持做它了。

涉及全球公共健康的新型疾病有一個特點,就是它的病人人群可能非常少。

一般企業去開發這樣的藥物,其實是個賠錢的事。大量的投入,失敗率也比較高,投入之後就算成功了也不掙錢。

以當年的SARS為例,假如說當年開發成功了,這麽多年其實都沒有新的這種疫情爆發,這個藥其實也不會有任何的銷售。所以針對這種疾病人群比較少的或者主要影響貧困人口的疾病,大的制藥公司投入是非常有限的。

商業性的公司不會長期去做這種藥物,經濟效益好的時候,他們可以多做一些有社會效益的東西,但是經濟效益不好的時候,一般會先砍掉這種不掙錢的項目。這其實也不是他們的錯誤,因為他們不掙錢的話,也沒法再投入進行新藥開發了。

新疫情的爆發其實對整個國民損失遠遠大於開發很多個藥物的成本。所以針對這種全球公共健康疾病,早期預備研發應該由國家主導支持。

不光是這種病毒包括還有一些耐藥性的病菌的出現,目前是小範圍的出現,如果是大範圍的出現的話,現在一樣是沒有藥可以使用,就這個問題其實並不是一個新的問題而是一個老問題,在最近的幾年討論的比較多一些。這次新型冠狀病毒的爆發,我覺得確實也是一個警醒。

澎湃新聞:作為一家非營利性質的新型藥物研發機構,全球健康藥物研發中心在此次的針對疫情的新藥研發上會有哪些舉措來助力新藥的研發?

丁勝:針對新型冠狀病毒,我們實際上有內部的科研團隊針對病毒在做新藥研發,這是我們內部投入要做的事情和正在做的事情。

另外GHDDI會同清華大學藥學院,將充分發揮紮實的疾病和藥學基礎研究,先進的藥物研發能力、平台設施以及國際頂尖資源等優勢,免費開放給全社會科研人員,共同加速新型冠狀病毒藥物研發。

例如我們提到的老藥新用有一萬兩千多種的藥,它們都是通過臨床一期的安全性已知的藥物分子,它們的安全性數據是已知的。這些藥物如果發現它對病毒有效,它進入臨床的速度會比開發一個全新的藥物要快很多,我們的化合物庫以及篩選平台對大家進行公開。

假如說一個科學家有一個具體的想法和一些前期的積累,但是他沒有設備,沒有化合物庫,不能夠進行篩選,不能夠進行驗證,那麽這樣的工作我們就可以替他去做。

我們願意無償給科學家提供化合物庫,針對這個疾病進行藥物研發,願意跟大家一塊去分享,一起做這件事情。

但是說得更實際一些,研發藥物一種可能性是這個疫情樂觀的講也可能幾個月內就過去了,那麽新出來這個藥也可能能用得上,也可能用不上。

或者說新研發出的藥物可能還沒得到充分驗證,我們還是希望可以持續的去投入這件事情,不能等到有事情了再去想,當疾病真再次出現就太晚了,或者是損失會很大。

我們希望針對冠狀病毒藥物研發持續的做下去,假如以後沒有病人了,我們肯定要通過動物模型,一步一步嚴謹的按照藥物研發流程的手段和規則,很嚴謹的把它做出來。

澎湃新聞:在面對這種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疫苗研發是不是更有效更緊迫?

丁勝:我覺得談不上或者是更有效或者更迫切。因為這是不同的藥物手段,無論是小分子或抗體藥物,像剛才說治療艾滋病的藥,還是針對埃博拉的藥物,這些藥物也是相當的有效。

而疫苗實際上是另外一種手段,疫苗一般來講以預防為主,當然也有一些疫苗它是治療性疫苗,但多數疫苗是預防性疫苗。

那對於已經患病的病人來說,這個疫苗如果不是一個治療性疫苗,實際上對病人是無效的,必須得有治療性藥物。

當然從阻斷疫情來講,疫苗肯定是有效的,疫苗主要是對正常人進行免疫。

目前中國疾控中心也公布在做疫苗的開發,還有美國也有兩三家公司在做針對新型冠狀病毒疫苗的開發。這幾家公司甚至有宣布希望在6周內把疫苗開發出來,隨後進行人體實驗。

澎湃新聞:2003年非典爆發期間也研發過疫苗,從獲得基因序列到疫苗首輪人體試驗,科學家們用了20個月,但是針對SARS病毒的疫苗至今仍未上市。針對新型冠狀病毒的疫苗研發難在哪?

丁勝:說句實話研發疫苗其實也並不容易。

疫苗的開發,它從生物學機制上來講,和一些藥物的開發不太一樣。

實際問題很複雜,也不容樂觀。舉一個簡單的例子,艾滋病的疫苗做了就幾十年了到現在都沒有成功的。

當時SARS的疫苗,後來的臨床實驗也是有限的(由於沒有新的疫情,有效性很難做)。有些病毒的早期疫苗還會加重病情。在一些其它的病毒上,大家也嘗試過做疫苗,用同樣的方法、同樣的概念去做,它並不是每一種都可以成功。

澎湃新聞:中國疾控已經開始啟動新型冠狀病毒的疫苗研發,目前已經成功分離病毒,正在篩選種子毒株。按照科學的疫苗研發制備流程,您預計疫苗研發出來需要多長時間?

丁勝:做疫苗有一系列不同方法,最簡單的道理,無非就是說病毒失活的抗原注射到人體內。免疫系統識別這樣的抗原,就會產生抗體,進而人體獲得免疫。

基於這樣的道理,簡單講就是研究好打進人體的是個什麽抗原?早期的一個疫苗做法是打進去一個失活的病毒。

而現在做的疫苗會更精細一些,例如可以根據康復的病人身上產生的抗體來設計開發疫苗。比如說已經有治愈的病人了,這個病人身上可能可以鑒定出來針對病毒的高效抗體,那麽可以基於這個抗體識別的部分來設計抗原。

疫苗的開發,它其實有多種不一樣的手段,簡單可以很簡單,但也不是說一定能夠成功,也有一定的風險。曾經在疫苗的實驗中間發現了在某些情況下,它不但沒有對人群進行保護,反而加重了他的感染,也因此有些疫苗的開發就被叫停了,這都是在歷史上都是有過多次這個事情發生的。

還有一點就是如果是防禦性疫苗,它是給健康人群注射,所以對安全性的要求是更高的。

關於全球健康藥物研發中心

全球健康藥物研發中心(Global Health Drug Discovery Institute,簡稱“GHDDI”)是由比爾及梅琳達·蓋茨基金會、清華大學和北京市政府共同創立和建設的一個獨立運營、非營利性質的新型藥物研發機構。

目前該中心願將相關技術平台向具有新型冠狀病毒研究基礎或已有可行性研究方向的外部合作夥伴開放,中心研發團隊也將提供全方位的技術支持與研究合作。此外,中心還與二十餘家國內外頂尖科研院所、制藥企業、疾病聯盟在不同領域建立廣泛的合作夥伴關係,目前也正與上述多家夥伴機構積極聯絡,力爭為病毒研究和藥物研發尋找更廣泛的資源,為相關研究提供支持。

附:全球健康藥物研發中心冠狀病毒2019nCoV研發資源共享合作申請表http://ghddionlineform.mikecrm.com/KRLHRTl

中華網
家與國的夢不結束,偏偏一顆心抗拒屈服!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發表回應 登錄 | 免費註冊

GMT+8, 2020-4-6 12:35

© 2015 SSKYN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