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查看: 310|回覆: 0

日本不離不棄重當美債老大 中國續減持自有自的盤算

[複製鏈接]
字體大小: 正常 放大

2萬

主題

13

好友

2萬

積分

公民

發表於 2015-5-11 23:13:00 |顯示全部樓層
201505111159225730229.jpg

自上世紀80年代開始,日本一直是美國最忠實的債主。即使2011年3月大地震後,日本也沒有選擇放棄美債。  圖片來源:中新網


上個月,美國國債迎來「新老大」。美國財政部4月15日的數據顯示,中國2月再度減持154億美元美債,這已經是中國連續6個月大規模減持美國國債。由此,日本再次佔據美國「最大債主」的名號。從數字上看,日本持有的美債比中國多7億美元,與兩國持有的上兆美元美國國債相比簡直「弱爆」。但這一事件極具象徵意義——日本2008年金融危機以後首次超越中國,成為美國「最大債主」。對於日本來說,多年來對美國國債「不拋棄,不放棄」的努力似乎終於有了收穫。

中新網11日援引《廣州日報》報導,自上世紀80年代開始,日本一直是美國最忠實的債主。甚至2011年日本大地震後,日本都沒有拋售美債。時隔8年之後,日本終於奪回美國「最大債主」的位置。

美國財政部的報告(TIC)顯示,外資2月凈賣出美國國債566億美元。美債前3大持有國分別為日本、中國、加勒比銀行中心。其中,中國持美債減少154億美元,達1.2237兆美元,中國持美債總量創2013年1月以來新低,這是中國連續6個月減持美債。

2015年1月,中日持美債的差距縮減到僅5億美元。到2月,日本重新超越中國成為美國的最大債權國,這是自全球金融危機以來的第一次。在德國《焦點》週刊看來,這是「意料之中的結果」。

該週刊預計,中國今後仍會繼續減持美債。這意味著,中國對購買外國政府和機構債券以幫助外匯儲備保值增值的興趣正減弱,中國的外匯儲備正在呈現新方向。彭博社認為,這凸顯兩個亞洲最大經濟體的經濟和政策轉變。

日本美債持有規模上一次超中國,是在2008年。根據美官方數據,2008年9月中國增持436億美元美國國債,使持有餘額達5850億美元,一舉超過8年佔據首位的日本,正式坐上美國頭號債主之位。

中國超過日本成為「美國最大債主」公佈後,世界一片轟動。《華爾街日報》認為,這個事件「標誌著全球經濟主導地位的轉移」。《華盛頓郵報》則提醒說,華盛頓不得不更仰仗北京,但對美國的利益,中國不如日本「友善」。無疑,作為美債穩定的購買者,中國提高存在感。

與此同時,一種悲觀失落的情緒似乎籠罩日本主流精英和媒體。日本都感覺到美國對中國熱情有餘,對自己這個傳統盟友則透露出絲絲寒意,並由此產生一種「被美國拋棄」的失落感。按西方媒體的報導,日本擔心成為「配角」。

與中日兩國經濟規模的比拼一樣,兩國在「誰是美國最大債權國」的問題上,也是「你追我趕」。恰巧也在2008年,經濟學家們作出中國經濟將要超過日本的預測。

不過,兩國間持有美債的差距一直不大。2010年2月,日本持有額曾一度超過中國,但後來這一消息被美財政部重新修正的數據推翻。8年後,中日債主地位再次易位。

對日本來說,1985年是最值得驕傲的一年。這年,日本取代美國成為最大債權國。數據顯示,1995年日本對外凈資產為1298億美元,名列世界第一。與此相對應的是,1985年,美國對外凈債務1000億美元,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債務國。

其實,日本歷來是美國主要「忠實購買者」。 整個上世紀80年代,日本一直在大量購買美債,向美國注入資本。

1985年之前,是為利所誘,抗拒不了美國高利率和強勢美元所蘊涵的高收益誘惑。

1985年「廣場協議」之後,則是無奈之舉。為保護日本龐大的美元資產免遭美元貶值帶來的損失,只有繼續購買美債。只要美國的龐大貿易赤字不結束,日本就必須不斷向美國輸出資本,以維持美國國際收支平衡。如果流入美國的資本斷流,將可能引發美元暴跌。如果美元暴跌,日本龐大的美元資產則進一步大幅度縮水。

因此,除不斷地購買美債、向美國注入資本外,日本已無路可走。這就是為何面對著美元持續下跌,日本機構投資還在不斷地大規模增加美元資產的真實原因。事情演變到這一地步,日本已越來越深陷於美元的控制中。

至少自上世紀90年代早期開始,日本就一直是美債的最大海外持有者。即使2011年3月大地震後,日本也未選擇放棄美債。彭博社稱,在未來2年至3年內,日本有望增持3000億美元美債,該增速是過去兩年平均增速的2倍。

彭博社認為,對美國而言,這是積極信號,特別是考慮中國減持美債,日本投資者對美債的需求,有利於維護市場的穩定。

據《華爾街日報》報導,美國會對日本的再次登上第一位相當感激。

原因在於:日本大規模購買美債,不僅拉高美債收益率,還帶動市場利率下降,讓習慣於使用金融機構的錢消費的美國人從中受惠。美國人之所以有這樣的想法,是因為美國一直對中國是美債最大持有國的事實,頗為忌諱。

在《華爾街日報》看來,中國一旦大規模拋售美債,會導致國債價格驟降、利率激增,給美國經濟造成巨大打擊,恐怕未來才能見到分曉。

當然,日本青睞美債,自有自身利益考慮。當全球大型經濟體受到通縮困擾、實行降息的貨幣政策時,尤其是在歐洲央行兩次降息並執行負利率後,歐洲國債收益率也大多為負值。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美國自去年10月底宣佈退出量化寬鬆政策後,經濟平穩復甦,加息預期不斷增強,這也反映在美國國債的收益率成為所有發達經濟體國債收益率中的榜首。同時,美元的持續強勢令美元資產更具吸引力。

目前,美國10年期美債收益率近2.1%,而日本和德國同期國債的收益率分別只有0.418%和0.25%。而近期發售30年期美債收益率高達2.671%,同期德國國債收益率僅有0.684%,日本為0.483%。

實際上,日本債券投資者在國內投資選擇並不多。為擺脫持續20年的經濟通縮,日本央行自2013年4月祭起大規模寬鬆貨幣的大旗,導致日本國債收益率每況愈下,目前已接近0的水準;與此同時,歐元區經濟狀況亦不理想。日本央行貨幣政策已將日本債券投資者驅逐出境,赴海外尋找投資標的。

此外,購買美債將推升美元,促使日元貶值,從而增強日本產品在國際市場的競爭力,刺激出口。

日本買美國債,也有其政治考慮。日本在亞洲處於外交困境,只能傍大款拉美國的大旗做虎皮。但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日本投靠美國就得交投名狀,大量購買美債無疑對美國的經濟有利。

此外,日本自戰後以來首先被美軍佔領,不得不分擔美國部分軍費。冷戰期間,日本被限制建軍,靠美軍保護,分擔軍費也跟著增加。冷戰後,美國成為全球首要軍事強國,要求日本分擔其軍事開支,例如對伊拉克開戰,日本承擔了大量開支。

如今,美國重回亞太,設置安全平台,日本更成為其倚重的盟友,分擔軍費更不在話下。在美國全球軍事戰略部署的形勢下,美國非要加緊建軍不可,在不可能擺脫美國所設軍事保護傘的情勢下,日本不能不買美債的同時,還得直接分擔其軍事開支,這些都是政治因素所使然。

美債是全球風險的受益者,但也是全球風險的製造者。當前,全球經濟仍存在諸多潛在風險隱患,美債就是其中之一。

事實上,美國1985年就用類似的貨幣貶值方式減輕債務負擔。當時美國財政赤字劇增,貿易逆差大幅增長,而日本是當時美國最大債權國。美國希望通過美元貶值增加產品的出口競爭力,於是美英法日德等五國簽訂「廣場協議」,聯合干預外匯市場,致使美元暴跌,日元升值一倍。有專家認為,日本進入十多年的低迷期罪魁禍首就是「廣場協議」。

最近兩天,美國數次上演「財政懸崖」鬧劇。如果美國債務無法償債,這將是其歷史上首次違約,將波及數以十億計的個人及企業,其危害不亞於扔下一顆經濟「核彈」。「如果美債違約就像一顆核彈爆炸一樣,後果簡直不堪設想。」巴菲特在接受《財富》雜誌採訪時如是說。

如果美債真違約,將對全球市場造成怎樣的衝擊?首當其衝的將是企業和個人面臨借貸成本大增,同時伴隨美元大跌。2013年美國債務危機期間,日本時任財政大臣麻生太郎表示,美國政府關門已給外匯市場造成衝擊,這一結果可能還將惡化。他向記者表示,「我認為最終會導致投資者賣出美元並買進日元。」最終,日本拋售近230億美元的美國債券,其金額創下日本單次拋售美國國債歷史紀錄。

目前,美國18.005兆美元的公共債務中,公眾持有的美債上升到12.9兆美元。據白宮預算辦公室的長期預測,美國債務將以快於經濟增速的步伐繼續增加,若以目前每天增加35億美元新債速度,美國公共債務總額將會在10年後漲至26兆美元。到2035年,美國公共債務與GDP之比將達180%。這一信號在未來對全球市場產生的影響不可低估。

因此,美債或仍是觸發全球風險的「黑天鵝」。

那麼,中國為何大規模減持?對中國來說,美債市場是一個重要市場,不論增持還是減持,都是正常投資操作。分析人士認為,在美元走強背景下,中國逐月減持美債與中國完善匯率市場化形成機制、推進外匯儲備多元化運用的方向一致。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研究員肯特·特勞特曼撰文說,中國減持美債的步伐,似乎與中國減少外匯市場干預,並持續推動外匯儲備多元化的努力相一致。今年第1季中國央行明顯降低了對外匯市場的干預,顯示出中國推進匯率市場化改革的決心。。

此外,中國一直致力於推動外儲多元化運用。中國去年12月提出,推進外匯儲備多元化運用,發揮政策性銀行等金融機構作用,吸收社會資本參與,採取債權、基金等形式,為「走出去」企業提供長期外匯資金支援。「拓寬外匯儲備運用渠道」更是寫入中國政府工作報告中的「加快實施走出去戰略」部分。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研究發現,近年來中國不僅增加外儲非美元資產的配置,同時也對美元資產配置進行多元化調整。其中美國長期國債佔比從2010年逐步下降,而對美元證券的配比有所增加。

「告別美最大債主身份,對中國來說是好事,也是壞事」,中國現代國關研究院學者牛新春稱,中國之所以成為美國最大債主,主要是由於中國外匯儲備多導致。外儲多是一把「雙刃劍」,好的方面證明中國出口多,國際市場對中國產品需求大;不好方面說明國內需求不足、進口少,貿易順差太高,說明國內經濟結構以及中美貿易結構都有問題,這種發展不可持續。

美媒認為,由中國主導成立亞投行,及中國自主成立的400億美元的絲綢之路基金,該基金最初出資100億美元中,有65億美元來自外匯儲備。可以說,中國計劃通過亞投行和該基金將外匯儲備正從美債向亞洲的基礎設施投資轉移。

鉅亨網

家與國的夢不結束,偏偏一顆心抗拒屈服!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發表回應 登錄 | 免費註冊

GMT+8, 2019-6-16 12:55

© 2015 SSKYN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