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查看: 28|回覆: 0

美聯儲加息後最大的風險:美債賴賬

[複製鏈接]
字體大小: 正常 放大

2萬

主題

13

好友

2萬

積分

公民

發表於 2016-12-17 21:39:00 |顯示全部樓層
來源:華爾街見聞,原載於微信公眾號“宏觀經濟觀察” 作者:太和智庫研究員張超博士

現在很多分析都在預測美聯儲2017年加息次數,分析2017年全球投資配置,都希望自己能成為“巴菲特”,掌握市場脈搏並盈利。但似乎大家忽略了一個基本問題:投資策略里有沒有考慮無風險資產的風險。俗話說,好借好還再借不難,但在日常生活中借錢不還錢,錢要不回來這樣的事並不少見。借錢的不一定是款爺,但欠錢的一定是大爺。美國世界第一大經濟體,美國國債也扮演著“無風險”資產的角色,但美聯儲加息後我們需要對美國“賴賬”的風險重新審視。

美國國債可能“賴賬”嗎?

我們看到特朗普勝選以來,以美元指數為代表的美國金融資產價格持續攀升,市場對於特朗普增加財政支出提振美國經濟抱有很大期待,但有一個問題必須回答:錢從哪裡來?我們看到從2008年次貸危機之後,美國政府的債務就開始“飆升”,2016年9月底這個國債餘額已經接近到20萬億美元。這意味著,如果美國聯邦利率每提高0.25%,美國政府每年幾乎要多支出近500億美元的利息。

“舊債還不上,新債利息高”這就是美國政府面臨最棘手的問題,更何況特朗普還要再繼續加大基建支出近1萬億美元,錢的來源一定來自繼續多借債。而美國作為一個超級大國,大家都想當然預設政府肯定不會違約,至少不會直接違約不還。大家慣性思維認為美國解決債務問題的方案只有“稀釋債務”,但是美聯儲加息打破這個幻想。債務稀釋的前提是“印鈔”,美聯儲加息與債務稀釋顯然是背道而馳,政府舊債已成“燙手山芋”而且還要面對新債成本的繼續攀升。那特朗普會不會不按常理出牌,用違約處理美國的債務問題,對於這位敢說敢做的“大嘴”總統,違約似乎無並不是不可接受的事情。這就不難理解為什麼全球央行都在拋售美債,誰都怕自己辛辛苦苦掙來的錢打水漂了。

有人會說美國國債違約將引發美國主權債務危機,把美國自己拉下水。我同意這樣的觀點,但還有一個前提,危機的“誘惑”是不是足夠大。如果可以一次解決20萬億的債務問題,這個數字的誘惑力大不大,我想各位讀者會有自己的判斷,雖然我們只能看著而並不能決定任何事情。那我們怎麼辦?

除了美元,我們還能相信什麼?

我們為什麼使用美元?因為支付便利?因為無限制流通?因為所有人都在使用?可能我們每個人都有一個使用美元的理由,但最核心的問題是大家相信美元的信用!美元的發行不同於其他國家,簡單說是基於美國國債,美元是美國政府對美聯儲或者說使用美元者的負債,如果美國國債違約即意味著美元徹底沒有了信用,那麼我們還能相信什麼?

這個答案就在兩個字:黃金。雖然我們現在看待黃金已經習慣了從“商品”或“金融資產”的角度看待黃金,認為沒有利息的黃金是在美元加息週期中最先被拋棄的資產,但我們恰恰忽略了黃金最重要的屬性―最終信用,尤其我們現在面臨美元信用的崩潰。其實,無論是從1971年8月15日尼克遜宣佈放棄“布林頓森林體系”,還是1976年1月8日基於牙買加協議的浮動彙率製建立,人類擺脫黃金的貨幣支持都不過50年,我們是否要回頭再尋找黃金支持?答案可以從數據中找。

我們從數據上發現,似乎除了美國以外,其他國家在買入黃金。2016年7月之前美國投資者都是在持續買入,黃金信託基金(GLD)持倉量達3160萬盎司。從7月開始,黃金持續流出達430萬盎司,僅2016年12月第二周就賣出25.7萬盎司。與此同時,中國投資者正在大量收購黃金。11月份,上海黃金交易所(SGE)的黃金流出規模達到215噸,而黃金流出量是中國對於黃金零售的需求總量的重要指標。同時,我們雖然無法準確得知中國央行對黃金的需求是多少,但香港黃金的進出口量可以給我們一個趨勢性判斷。2016年上半年,中國進口黃金1730億元人民幣,總體下降14.9%,但自10月起,由於黃金價格下跌以及人民幣貶值,中國連續第二個月增加了自香港的黃金進口,低位收儲黃金的進程在加快。如果綜合觀察央行們減持美國國債和增加黃金收儲這兩個相逆的操作,我想黃金重回信用支持的時日不會太久。

新浪財經

家與國的夢不結束,偏偏一顆心抗拒屈服!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發表回應 登錄 | 免費註冊

GMT+8, 2017-2-22 23:10

© 2015 SSKYN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