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查看: 87|回覆: 0

封殺愛國賬號的臉書 如何在中國年賺幾十億?

[複製鏈接]
字體大小: 正常 放大

2萬

主題

13

好友

2萬

積分

公民

發表於 2019-9-25 21:41:01 |顯示全部樓層
對中國的愛國賬號封封封,美國社交媒體巨頭推特和臉書最近的一波操作,在中國社會引起大量不滿,但好像又拿它們沒什麽辦法,畢竟,它們沒進入中國。

然而,真的拿它們沒辦法嗎?或者說,它們真的沒有進入中國嗎?

如果刀哥說,它們不但以某種形式早就進入中國,且每年從中國市場獲得幾十億美元的廣告營收,你會不會覺得十分驚詫。如果不是這次發生的事,大家還會繼續蒙在鼓裏。

繼今年8月大規模封殺發布關涉香港真實消息的中國賬號之後,9月20日,推特再次大規模封禁中國賬號。這一次,推特給出的理由依舊很荒唐:“在香港的示威運動中挑撥制造不和”。

推特公司官方賬號“推特安全(twitter safety)”當天發布聲明,再次向公眾披露了一批“違反推特價值觀和平台操作政策”的上萬個賬號,並以“背後有國家操縱”為由將其永久關停(permanently suspended),其中光是中國賬戶就高達4301個。

聲明還揚言,上個月推特共辨識了來自中國的20萬以上“虛假”賬號,涉及“擾亂香港政治秩序”。此前,推特在8月19日關停了936個在內地建立的推特賬號,稱這些賬號有“官方背景”,通過協調一致的統一行動在傳播、放大各種涉港信息,破壞香港示威的“合法性”。

97a271f1-8dbe-478a-8b62-c5b6fae16259.jpg



臉書則於8月19日移除了7個頁面,3個群組和5個賬號,聲稱它們散播“關於香港的假新聞”。到了9月15日,臉書不僅對在特區政府新聞處正式註冊的新聞機構《點新聞》屢屢封禁,而且連香港警方公布10條反暴力熱線,也被臉書進行批量刪除。

d448c18e-f1f7-4213-a573-4d11f630ecc7.jpg



究竟是誰在散播關於香港的假新聞,其實在過去的幾個月時間裏已經一目了然。被封禁的這些賬號,幾乎全都是痛斥暴徒暴力行為,力挺香港警察的內容。

推特和臉書為什麽要這麽幹?

刀哥問了一位研究研究互聯網問題的資深學者,他點出了一個關鍵問題所在。

西方社交媒體為典型代表的網絡空間,之所以日趨成為擾亂香港秩序的核心場域,主要原因是基於這些社交平台,香港自由新聞網、英國BBC、美國《紐約時報》等具有代表性的本地和國際媒體,用暴徒在社交平台提供的所謂“事實”作為新聞源。

在打著進行所謂“客觀中立報道”的旗號下,由於香港極端分子利用社交媒體,用扭曲乃至偽造的“照片”和模板化的文字,向全球媒體傳播虛假的事實。進一步固化了人為制造的“信息繭房”,讓一些西方人誤以為那些香港極端分子說的就是所謂“事實”。

這些平台和媒體,正自覺不自覺地扮演著香港暴徒的“後援隊”角色,損害著香港的安全、穩定和繁榮。

50億美元!這是臉書公司2018年在中國市場斬獲的廣告營收額。據《紐約時報》報道,這個數字相當於,如果把臉書公司放到中國互聯網企業中進行排名,你會驚奇地發現,這家美國公司在中國的營收居然能排在第七名這樣的高位。

而眾所周知,臉書公司至今無法在中國落地。但是,很多人可能之前以為,這讓臉書公司與中國市場的“蛋糕”也只有看在眼裏的份。

可是,讓很多人想不到的是,這並不妨礙臉書公司一年從中國市場掙走50億美元。一邊封殺中國賬號,一邊掙著中國人幾十億美元廣告費,臉書怎樣做到的?

刀哥發現,其實這個問題已引起了美國媒體的好奇。《紐約時報》中文版在今年2月刊發了一篇《小小的在華體驗中心如何幫Facebook賺大錢?》的文章;去年5月,美國“QUARTZ”網站則刊發了一篇英文文章,標題為《臉書,這個被封禁的公司是如何在中國掙到一年50億美元的?》(China, where Facebook is banned, could make $5 billion for the company this year)

據《紐約時報》的文章介紹,臉書公司在中國有著7家官方廣告代理商。而且有消息稱,這個廣告代理商的隊伍還會進一步擴大,可見臉書公司在中國的廣告業績應該是勢頭不錯的。

文章圍繞一家名叫“飛書互動”的公司(臉書公司在中國的7家官方廣告代理商之一),進行了一番非常有意思的介紹。

ed33703d-6d30-4e1e-8d7f-11b7d0135ef3.jpg



例如文章稱:

在深圳這個中國南方城市,臉書公司雖然屢次想在中國開設分公司都胎死腹中,但其卻已在本地一家合作夥伴的幫助下,靜悄悄地建立了一個立足點。這裏為臉書公司充當著某種代表的角色。

這片佔地5000平方英尺的空間由名為“飛書互動”(Meet Social)的本地合作夥伴經營,但其設計則在臉書公司的指導下進行。其功能類似於這家矽谷巨頭的一個體驗中心——全世界僅有的一個。

這家公司扮演的角色,可能會令很多人難以註意到,但是卻關乎臉書業務一個十分關鍵的部分。這個中心裏隨處可以看到臉書的功能介紹,墻上有用模版印制的聊天窗口和一個點亮的心形標誌。

而這裏接待的,都是潛在的客戶和好奇的顧客,他們希望在臉書這個社交平台上做廣告,以企及該平台的23億用戶,其中大多數生活在中國之外。

根據《紐約時報》的文章介紹,這些中國企業和其他實體大多數是初創企業、遊戲公司,也有大的品牌公司。它們是想在國際市場上獲得一定的曝光度,尤其是在外國年輕人這個群體中,所以就把中國變成了臉書公司最大的廣告收入來源之一。


在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飛書互動公司首席執行官沈晨崗說,他的公司預計2019年在臉書和Instagram上的廣告銷售額將達到10億至20億美元。他還說,飛書互動的軟件每天在臉書上投放約2萬個中文廣告。

而飛書互動公司位於深圳這個體驗中心,完全是由臉書公司提供資料,飛書公司提供人員,向前來此處的潛在客戶展示如何在臉書這個社交平台上做廣告,以及它能帶來的良好的廣告效果。

2018年5月,Pivotal研究集團研究分析師Brian Wieser預估,臉書公司的2018年全年廣告收入為550億美元,中國廣告主在臉書平台上的花費預計占到總廣告收入的10%。中國成為臉書公司第二大的廣告收入來源,僅次於美國。

3457e9b2-d2bc-422a-8937-47f10271c288.jpg



推特,也是通過這種模式,掙著中國市場的廣告收入。

去年4月,推特正式與國內的藍標傳媒簽訂戰略合作協議,指定藍標傳媒成為推特中國區少數官方頂級廣告代理商之一;今年1月份開始,藍標傳媒更是一舉拿下了推特全行業廣告代理資質,合作升級。

憑借這平均月活用戶達3.16億,其中移動端用戶占比80%,近年來推特靠著其移動互聯廣告業務發展迅猛,與臉書、Google一起成為世界三大頂級互聯網廣告平台。

那位飛書互動首席執行官沈晨崗在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說,他的公司收到了大量國內客戶表示的興趣,盡管公司幾乎沒給自己打過廣告。“大部分情況是他們主動聯繫我們。”

藍瀚互動公司與飛書互動公司的角色類似,在臉書平台上代管的投放金額達到23億美元,代管賬戶數量42000+,廣告曝光9000億次,這還只是七家代理商之一的數據。由此可見,全部代理商在臉書上投放的廣告數量會非常可觀。

藍瀚互動的母公司負責人,藍標傳媒首席執行官潘飛曾表示,2018年至2019年,中國品牌出海正在經歷一個升階的過程,一方面出海的品牌品類明顯在拓寬,以往主要是中國遊戲和應用工具出海,現在更多的3C、電商、航空旅遊、甚至是傳統工業品牌也大大加強了出海營銷的力度。

bc59934f-d039-4ae9-a918-954cb925ce78.jpg



作為全球用戶量第一的社交網絡平台,Facebook已成為國內遊戲、數字娛樂等中國企業走向海外市場的重要渠道,所以越來越多中國品牌的廣告開始出現在臉書平台上,意在影響海外消費者。

中國開發者的“加速全球化”,意味著一個現實狀況:臉書平台在中國可以沒有用戶,但是要讓中國的廣告主知道“如何在臉書上打廣告”。這正是臉書公司以及臉書中國廣告代理商們最需要的。

從中國市場賺走這麽多錢,就應給予中國國家利益足夠分量的尊重。就推特和臉書的行為,一位學者向刀哥打了一個比喻:這種舉措,就像戰爭期間美國政府相關部門對新聞媒體的內容管制一樣,具有顯著的指向性,與新聞專業主義沒有任何的關系,直接服從和服務於特定的政治立場和政策目的。

從這個意義上來說,臉書和推特必須清楚,這種舉動就是事實上在網絡空間損害中國利益。

不能這種不正常的狀態延續下去,之前最具代表性的例子是美國的聯邦快遞:在中國佔有大量市場的同時,卻把華為這個重要客戶的文件偷偷轉送給美國政府有關部門,企圖讓美國方面通過這種陰險手段掌握所謂華為“違法證據”。

結果,我們看到,聯邦快遞付出了慘痛的代價。或許只有這樣,才能讓它切身體會到尊重中國國家利益的重要性。這一課,推特和臉書大概也需要補上。

感謝復旦大學網絡空間治理研究中心主任沈逸先生

中華網
家與國的夢不結束,偏偏一顆心抗拒屈服!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發表回應 登錄 | 免費註冊

GMT+8, 2019-10-24 07:39

© 2015 SSKYN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