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查看: 79|回覆: 0

[國際新聞] 日本告急!疫情將在下周大爆發?

[複製鏈接]
字體大小: 正常 放大

2萬

主題

13

好友

2萬

積分

公民

發表於 2020-2-18 21:27:32 |顯示全部樓層
“日本下周將迎來疫情大爆發!”

一位日本朋友今天憂心忡忡地說。刀哥問他,是不是有點太悲觀了。他說,不是他悲觀,是現實令人悲觀。持這種態度的人在日本越來越多。WHO高級顧問進藤奈邦子14日在橫濱一場新冠肺炎緊急研討會上說,“現在更令全球擔心的,是日本了。”這句話廣為流傳,並不斷被這兩天的情況所印證。

日本政府16日舉行的首次新冠肺炎專家會議得出結論,日本國內疫情正轉向蔓延期,預計還將進一步擴大。

1581951664_12339500.jpg



“鑽石公主號”上的情況已經棘手,但日本本土累積的59個確診病例,無論流行病學特征還是具體防控難度,都更緊迫。

17日淩晨,日美兩國包機在東京羽田機場“擦身而過”。美國兩架包機載著“鑽石公主號”上沒被感染的美國人離開日本。幾分鐘後,日本一架航班載著從武漢接回來的日本人及其家人落地。

“美國包機飛往天堂,日本包機飛回地獄。”

一位日本資深媒體人這樣形容機場上的場景。一個“地獄”,反應了他對當前日本國內疫情的深深擔憂。

目前,日本全國累計確診500多例。其中“鑽石公主號”上454例,本土各地到昨天為止累計59例。

“日本已成為中國以外感染人數最多的地方”,這句話被不少媒體放在突出位置。

有日本專家預測,疫情在日本的流行程度將取決於本周:“最壞的情況是每天新增病例10到20個。”

不過,日本都道府縣各級政府,之前都沒對疫情的嚴重程度予以足夠重視。

15日,一年一度的日本“岡山裸祭”活動照常舉行。不少媒體都報道了這次活動,但關註點顯然不在它的趣味性,而是疫情當前,上萬參與者“像沙丁魚一樣擠在一起”,卻沒人戴口罩。

“岡山裸祭”次日,日本全國11個地區的馬拉松大賽如期舉行,參賽總數多達10萬人。雖然選手們被要求戴口罩,但在日本國內疫情嚴峻的時候,這樣的活動引來不少批評。

日本政府16日首次召集專家會議,被日媒認為是日本從官方開始將抗疫提上主要日程。

日本政府宣布取消2月23日的天皇60歲生日慶祝活動。同時,與會專家建議民眾減少不必要的外出,政府和企業採取互聯網遠程辦公、錯峰上班等措施,盡量減少傳染概率。

盡管如此,仍有不少媒體和專家對政府“遲到的重視”表達不滿。

尤其是在“鑽石公主號”疫情發酵了這麽長時間,本土疫情已經複雜化而蔓延開來之後,才想起來首次召開專家會議商討對策。

日本共同社昨天公布的一項民調顯示,安倍內閣支持率較1月暴跌8個百分點,降到41%。

不少分析,將這個民調解讀為日本民眾對政府應對新冠疫情不力的投票。

其中一項調查項目是新冠疫情對日本經濟的影響,回答“擔憂”或“某種程度上擔憂”的民眾,達到了82.5%。

日本國內輿論的不滿,關鍵在於幾十例確診病例的數字背後,有著一些讓人憂心的細節和趨勢。

一是疫情本身,短時間內患者數量激增,覆蓋地區廣。

2月13日,一位80多歲女性老人成為日本首例新冠肺炎死亡病例。隨後短短3天,日本本土就相繼確診近30例感染者。

而且,名古屋、沖繩、北海道等多地都發現首例確診病例,全國47個都道府縣中的11個都出現了疫情。

二是本土疫情情況複雜,傳染源頭不明,可能存在“毒王”等,都加大了防控難度。

日本首個死亡病例的女婿也在確診者之列。他是東京的一名出租車司機。同和歌山縣被確診的一名外科醫生,以及愛知縣新增確診患者一樣,他們的感染源頭目前都還沒有查明。

被感染者的接觸史或可能被傳染的活動路徑無法查明,使得有針對性的防控變得困難。

這名東京出租車司機1月15日曾接觸了疫情嚴重地區的遊客,但3天後他還參加了所屬出租車司機工會的新年會,結果導致其他人中至少1人確診,多人出現疑似癥狀。

這個“潛伏”時間已久的案例,使不少日本專家擔心:日本國內可能存在不少這樣的“毒王”。

在中國疫情暴發之初,鐘院士就曾指出,“毒王”也就是超級傳播者的危險性。這對日本來說也是一樣。

三是日本政府的抗疫準備工作不足,資源緊缺。

有日媒說,安倍政府之前一直把防控重點放在“堵”上,即通過控制外國人入境來反制疫情在日本擴散。現在抗議不得不轉向本土的防和治,一下子就暴露出官方手足無措。

比如口罩供應。

在幫助中國抗疫過程中,日本民間和一些地方政府捐贈了不少口罩等醫療物資。但現在日本自己也面臨短缺。

日本厚生勞動省統計,國內醫療機構一個月需要大約1億只口罩,但其中七成都是海外生產。而且大部分N95口罩還是來自中國制造,日本國產口罩在原料上也比較依賴中國。

現在中國自己已經緊張,日本的進口陷入停滯。醫療資源緊缺馬上變成日本抗疫的一道難題。

床位也是問題。

有日本醫療專家介紹說,目前日本全國只有大約1800個傳染病專用床位。如果輕癥患者也住院,很快就會人滿為患。

日本成為中國以外感染人數最多的地方,而且對“未來一兩周將是關鍵所在”,日本從上到下的準備情況卻依然堪憂。

這種擔憂不是沒有道理。日本全國人口密度是中國的2.5倍,東京是世界上人口密度最高的城市。一旦爆發疫情,傳播速度和廣度可想而知。

日本三權分立的國家體制也決定了,在處理既定有準備的問題時比較成熟,但在應付突發事件時效率上不來。政府辦事要經過國會層層辯論,很難高效而順利的把封閉措施下到小區,有個別人不願接受隔離措施,政府有時也不能採取強制措施。

有日本問題專家覺得,日本政府本來可以採取更加主動作為的舉措,但卻沒有更加積極,也確實有為難之處。

一來,今年是中日關係的重要一年,兩國間有多場互動,考慮到中國的感受,如果早期把氛圍搞得太緊張,日本擔心會破壞氣氛。

目前日本國內有團體在帶節奏,給安倍寫信指責政府在疫情當中的對華態度,既指責了中國,又衝擊了安倍政權,可謂一箭雙雕。

二來,今年是日本奧運年,上下為此準備已久,不能在這個節骨眼上把日本變成半個疫區。

三來,今年安倍打算借奧運刺激一下經濟。去年日本主要經濟數據表現並不好,今年前兩個月受中國疫情影響,在華企業受衝擊,經濟已經亮了黃燈。

1964年的奧運會曾給日本經濟帶來一撥紅利,今年日本政府也想借奧運這個機會,讓2020年成為經濟復蘇的一年。

不管出於什麽原因,面對疫情可能進一步擴大的局面,日本政府盡快調整應對思路,猶未晚矣。

畢竟,日本的公共衛生建設、醫療水平、相關法律法規以及民眾防範意識,在世界上都是比較突出的。

正如我外交部發言人今天說的:

對日本國內疫情發展,我們“感同身受”。日本政府和各界為我們抗疫提供了真誠的支持和幫助,我們也會根據日本需要,“積極提供力所能及的支持和幫助”。

中華網
家與國的夢不結束,偏偏一顆心抗拒屈服!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發表回應 登錄 | 免費註冊

GMT+8, 2020-4-6 09:44

© 2015 SSKYN

回頂部